很多留学生都有这样的疑惑:我在英语学习中掌握了很多词汇,也阅读了各种英文原著和杂志。 然而,当我拿到decision making的题目时,还是没法跟我掌握的词汇和我平常的阅读中学到的内容联系起来,因此总是很难写出decision making 的论文。

语言学家斯蒂芬·克拉申 (Stephen Krashen) 提出了一种“可理解输入”理论,该理论指出,如果学习者继续接受略高于当前水平的语言知识,他们就可以学习到一种语言。 克拉申认为,输入在语言学习中起着决定性作用,只有大量的“可理解输入”才是影响语言习得的唯一条件。 但是后来很多学者提出了不同的意见,其中最著名的是第二语言习得研究者梅里尔·斯温(Merrill Swain)在1985年提出的“输出假说”(the Output Hypothesis)。在斯温看来,语言输入对于语言习得非常重要 ,但并不能使第二语言学习者准确、流利地掌握语言。

Swain在加拿大对法语沉浸式课堂教学进行研究时发现,学生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读书和听老师讲课上,很少有机会练习口语和写作。这跟我们大部分中国学生一样,导致很多学生经过多年以法语作为课堂教学语言的教育,虽然对法语的理解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但他们的口语和写作仍然停留在相对较低的水平。等级。

对于外语学习者来说,如果只在个别语言输入,而不是通过输出反馈和强化,那么他们的知识很容易停留在表面。因此,很多中国学生一旦到了国外,由于语言输出能力不够导致写作能力弱,面对老师布置的论文作业常常无法准时高质的完成,这也是论文代写行业一直生意火爆的重要原因之一。要在语言学习中取得成功,必须同时有输入和输出。具体来说,语言输出具有以下功能:

一、输出让我们更加关注语言的形式

在阅读和听力输入中我们很少关注语言的形式,像时态、动物以及冠词这样的句子(因为很多时候语言形式不影响理解),一旦开始输出,我们将不得不将注意力转向这些语言的细节,比如这个应该使用单数还是复数名词,我们需要写一篇文章吗……

如果你经常练习输出,你会对这些语言细节更加敏感。这种敏感性非常有用,因为它可以指导我们的学习并让我们有意识地补充我们不知道或不了解的内容。如果你在写作时发现不知道如何使用文章,那么在接下来的学习中你会对各种文章现象更加敏感,这将有助于加深你对文章的理解。

二、口头输出可以给我们反馈

在口语和写作输出的过程中,学习者会不断地发现自己的问题并进行改正。比如,在作文的改正中,我们经常会发现以前在写作中找不到的问题,比如用词不准确、语法错误、逻辑不严谨等。这种反馈使我们能够识别我们的智力盲点并采取纠正措施进行改进。

三、元语言作用(metalinguistic effect)

当学习者在目标语言中思考目标语言的用法时,输出就起到了元语言的作用,有助于学习者控制或消化语言知识。 例如,当我们写作时,我们会尝试用英语思考。 这个过程会激活和巩固我们之前学过的表达方式,有利于语言能力的提高。

四、如何加强语言输出?

既然输出这么重要,那怎么练习呢?目前很多人都面临一个现实问题:缺乏真实丰富的语言环境,平时很少有机会做口语和写作输出。但是我们可以人为地模拟一个环境,主要有两种方法:口头复述和写话题作文。

1、口头复述

口头复述是在阅读文本后从文本中提取关键点,然后用自己的话重述文章内容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你会彻底了解一篇文章的框架和内容,同时在复述的过程中可以更好的内化文章中的好词句,这对提高主动输出能力有很大帮助。

复述材料建议选择议论文,如教育、科技、环境、社会、经济、政府管理等主题的议论文。这类话题在严肃讨论中经常遇到,也是各类考试作文的常见话题,实用性比较高。推荐使用新概念英语三、四,以及《经济学人》等国外杂志的文章作为复述材料。

2、写话题作文

雅思、托福或 GRE 是很好的练习材料。这些问题大多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同时,它们对作者的逻辑思维能力也有一定的要求。在写这些文章的过程中,我们不仅可以磨练自己的语言能力,还可以学会如何严谨地分析问题,有条不紊地阐述自己的观点,这对我们个人综合能力的提高有很大帮助。在实践中,你可以每周写一两篇文章。

需要承认的是,输出比输入难多了,因为它需要很大的脑力,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确实让我们对知识有更好的把握。经过这个漫长的过程,相信你的英文论文写作能力会有很大的提升.